戴绿帽子的学长
作者: 发表日期: 1999-09-24 23:53:59 返回《桃李阁》

(首先声明,请大家务必按字面意思来理解标题。)
 学长他,高我们两界吧,应该没错的。我进校的时候,他已上高三,算是学校里资格最老的学生。当然我们素不相识,到现在也是。但是那顶荧光绿色的帽子,却常在我的记忆中时时浮现,幽灵般来去无踪,真是不灭的印象。

 学长那时喜欢戴着那顶绿帽子在学校里招摇,旁若无人地走自己的路,打球、打饭、打喷嚏,到如今我也还没有再遇上如此不羁的男生。也许是因为对他的了解太少的缘故,很容易沉湎在自己的想象里。

 对于学长的了解,除了帽子,就只有一件。有一回《树人》上登了他的一篇叫《我爱你,中国》的文章,我当时也没有没有细看。不久,李说起学校办的一个演讲比赛,说起学长作了同题的演讲。李是我那时最要好的朋友,也还偏激得厉害,她是这样描述的,她说:平时的话,那种人――痞子一个,平白说什么我爱你中国,开玩笑,我保证上去就是一拳。不过,那家伙讲得――听起来真是诚恳,想不到!就是《树人》上登那篇,你看了没有。那个时候,我才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。文章,印象不深了,印象中很有才气的样子。

 我不知道有时人是否需要一个偶像,也不知道崇拜是否那么糟糕。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,学长是我最欣赏的男生,一直是。生命有时如此乏味,有一个梦想,也好。

 最有意思的是那个结局。
 有一年暑假,吃饭的时候,看到垫盘子的报纸上居然有他的消息,就按报上的地址马马乎乎写了封信过去,表示对那顶帽子的挂念,根本也不指望能寄到的。谁知开学竟能收到他的回信,大字写了几行:
 "在附中的时候总戴帽子是因为有一阵剪了平头,长长的过程既漫长又难看,所以用那顶HANG TEN的帽子遮掩一下。上了北大,带的东西挺多,好象没有把那顶帽子带到北京。三年多了,它应该还安放在我家里。
 其实我不觉得它是绿的,但大家都拿它的颜色开玩笑,我们班毕业册上关于我的评语里就有'他总是戴着一顶绿帽子,在人群中上窜下跳……'让我永远背负着不白之冤。"

 所以有时候我想,传奇永远是传奇。
 


 


回应人: 周进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00:12:02

以后也写一篇"穿黄裙子的学妹"给你看。

    
  
 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。 
 我就是周进,走到哪里还是周进。 
 周进就是我,走到哪里还是我。 
 79年生人,南外->南大->南德->。。。 
 怎么样,想起来了吧,好,那就写信给我,一起叙叙吧! 
 怎么样,还没想起来,好,那就写信给我,认识认识吧! 
 别怕,我是个好人,绝对的好人!(认识我的人给我闭嘴!) 
 好了,就这样了。。。 
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
               
写信给我

回应人: 我是男生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09:41:52

啊是叫做梁山鹰啊。
有这么值得让你欣赏么?

 酷 
MP3天堂

回应人: 小女子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18:30:46

不就是梁鲲鹏的弟弟喽,
关于他,story不要太多哦,
他画的漫画有没有人看过?真的不错。
说实话,他们两兄弟在附中挺咋眼的。

 想法太多 希望太少 
   岁月反复无常 
小女子的E

回应人: 我是男生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19:10:16

啊。他的哥哥是梁鲲鹏??
昏倒。。。

 酷 
MP3天堂

回应人: 花差花差小宝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20:01:12

梁山鹰不是被克林顿选中提问的那个嘛!
从附中初中升上来的学生(特别是MM),一个个都.......受不了!

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 
  而我要用他来寻找MM!  
  
  
  
我有七个名额,你要一个吗?^o^

回应人: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21:44:55

 所以说,距离产生那什么,我忘了。


回应人: 花差花差小宝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23:33:47

 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 
  而我要用他来寻找MM!  
  
  
  
我有七个名额,你要一个吗?^o^

回应人: 发表日期: 1999-09-25 23:38:14

千万别加上一句,魂归来兮,大半夜的!


回应人: 小女子 发表日期: 1999-09-26 10:57:25

千万别夸大事实,
那个小梁有那么大魅力吗?
当初我在校的时候怎么没发现?
就是一大男孩罢了。

 想法太多 希望太少 
   岁月反复无常 
小女子的E

回应人: birds heaven 发表日期: 1999-09-26 14:15:41

梁山鹰是我高中时的同学,分到文科班后,班委改选,他以绝对的优势当选了我们班的班长。虽然我和他接触不多,但说实话,他的确挺有才气的。后来又看到他向克林顿提问,
真的不简单呢。听说毕业后他要出国,又听说到香港去了。其实他和他哥在附中的确挺抢眼,不过我觉的他要比他哥出息多了。
关于那顶绿帽,那时倒的确是很多人和他开玩笑,留言册也记了一笔。不过他还不算最惨的,我们班还有人是这么被评价的:"如果你感到楼板震动,那一定是他来了。"其实那时大家只是拿彼此典型的特征开开玩笑,决无恶意的。

   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 
   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, 
 我寻寻觅觅,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, 
   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? 
鸟的天堂

补充日期: 1999-09-26 14:19:02

其实梁山鹰长的并不出众,说到不羁,也决不如他哥。
所以真的是距离产生什么什么呢。

   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 
   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, 
 我寻寻觅觅,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, 
   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? 
鸟的天堂

回应人: 佐拉 发表日期: 1999-09-27 00:07:28

他那辆破车道也有趣,花花绿绿的.


回应人: birds heaven 发表日期: 1999-09-27 17:46:53

那是他哥的吧。

   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鸟, 
    想要飞却怎么样也飞不高, 
 我寻寻觅觅,寻寻觅觅一个温暖的怀抱, 
    这样的要求算不算太高? 
鸟的天堂

回应人: jie 发表日期: 1999-09-29 13:32:10

他曾是我最讨厌的类型

补充日期: 1999-09-29 13:33:40

补充一点,他确实有优点,我全无恶意


回应人: 隔着世纪 发表日期: 2000-04-18 20:00:38

绿帽子是让人记忆犹心,在北京的他也很火呢,北外的MM都向我打听他.